电动扫地车,古代后妃有多悲催?她10年没吃饱过还束腰,由于皇帝品尝很古怪,猫叫声

频道:国内时事 日期: 浏览:324

每天读点故事APP签约作者:风月青鸟

双生花,双生花,一株二艳,相爱相杀!

1

娘亲说我天资聪颖,而合德生性愚笨,叫我凡事多让着她点。

合德是我妹妹,我天然要让着她,何况她仍是那么娇憨心爱。

我姐妹二人本是双生女,在娘亲的眼里却有天瑰宝斑马鱼壤之别。娘亲对我寄予重望,苦心培育,对合德却很少管束,任其天然。

娘亲说,全国男人好刘中擎细腰,她陌上不系舟为了让我将来嫁个好人家,总是用一条白绢将我的腰紧紧裹住,才有了我现在的柳树细腰,摇曳生姿。

而合德不愿受束腰的苦,更不知控制,一贯大吃大喝,长得曲眉丰颊,余音绕梁。

“我倒觉得合德挺好,自由自在高枕无忧,一点都不亏负自己。你呢?把自己勒成这样,吃得比猫还少,这不是自找苦吃吗?我给你带了肉包,你快趁热吃。”

冯无方从怀里掏出两个用草纸包着的肉包子,定是刚出锅的,将他的胸膛烫红了一大片。

冯无方是邻家大户的令郎,比我姐妹大五岁,自小喜爱合德,当然是看她怎样都好。而对我却是怎样看都厌弃,嫌我瘦骨嶙峋,经常拿些吃的来布施我。

我接过包子,放进木盆,捎带给了他一记白眼,“娘亲说了,吃得苦中苦,方为人上人,你只管哄好合德便是,管我吃多吃少?”

“宜主,你娘她那是……”冯无方看看我,半吐半吞。

合德午睡醒来,又在找人了,“无方哥哥,姐姐,你在哪里?”

“合德来了,我去陪她,你快把包子吃了,这个凉了就欠好吃了。”冯无方迎着合德的方向跑去,远处很快传来两人的欢声笑语。

我站在溪边发了会儿呆,将洗好的衣裳搭在手臂上,端着木盆往家走去。

娘亲闻到肉包子的香味,警觉地问我:“宜主,你在外偷吃东西了?”

“没,是冯无方拿来的肉包,给合德当点心的。”我指指木盆。电动扫地车,古代后妃有多悲催?她10年没吃饱过还束腰,因为皇帝品味很乖僻,猫叫声

娘亲抱起木盆,眉飞色舞,“合德这孩子真是傻人有傻福duebass七七,无方打小就疼她,将来嫁曩昔了,岂不是享不尽的清福?”

2

合德有冯无方,我仰慕不来。但命运的事,谁又能说得准呢?

那年秋天,阿阳公主公告全国,以重金征召绝色女子,为当今皇帝刘骜培育舞姬。娘亲喜从天降,当即借钱为我姐妹二人置办新装与胭脂水粉。

“合德也去吗?”我惊异问道。

娘亲眉梢一挑,“这等天赐良机,怎能不去?”

“可她是要嫁进冯家的。”

“凤栖高枝,若能一举选中,还嫁什么冯家?若选不中,再嫁冯家不迟,去吧去吧,冯家有马,叫冯无方送你们去。”

我甘愿一步一步走去,也不去求冯无方。

可合德不愿走路,跑到冯家大门口去喊冯无方。他一听此事,脸拉得老长,看我的时分,目光如霜。

我能说什么?又不是我叫她去的。

冯无方毕竟架不住合德的温言软语,牵出一匹白马,载着我与合德朝公主府赶去。

合德兴味盎然,有说有笑,冯无方却神色落寂,少言寡语。

我跳下马,与他同行,合德喊了一声“先走”,便打马跑到前面去了。

冯无方这才问我:“你们女孩子想嫁的好人家,终究要有多好?”

“有吃有喝就好啊,不用为生计忧愁,母慈子孝,夫妻恩爱,一家人其乐融融,便是好。”我一挥而就,信口开河。

冯无方看着我,“照你这样说,那我家不就很好?”

我苦笑一声,他家是很好,父亲是生意人,家境富裕,母亲知书达理,温顺和蔼,一家人相亲相爱,日子过得和和美美。

而冯无方更是仪表堂堂、文武兼修,通晓乐律,会作曲,会吹笙,才华横溢却从不张扬,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人大连丰元小区二手房。

“你为何不说话?我家哪里欠好?”冯无方不依不饶。

我低下头,“你家……全部都好。”

“那你们为何还要舍近求远?”冯无方盛气凌人。

我不由沮丧,他对合德有怨气,偏偏往我身上撒,我不舍近求远,莫非他还能娶我不成?

3

我不再理他,斗气走在前面,他跟在后边,也是气哼哼的,一路上都没再说话。

合德骑着马跑qwqshow走,又骑着马跑回来了,我问她为什么往回跑,她撇撇嘴,“哇”的一声哭起来,“阿阳公主的护卫嫌我太胖,门都没让我进,就让我走了。”

“合德没选上,你也不要去碰钉子了,咱们回家。”冯无方拉着我就要往回走。

我一把甩开他的手,“我含辛茹苦走到这儿,连公主府的大门朝哪开都不知道呢,就这么回去了?我娘亲苦心培育我十年,我缠那束腰布缠了十年,总算盼来这大好时机,你说回去就回去?我在你眼里,就如此上不得台面?”

从小到大,我仍是头一次发这么大的脾气,冯无方和合德都被我吓了一跳。

“你们走吧,我一个人去。”我摆摆手,顽强地朝着公主府走去。

冯无方追上来,拉扯住我的衣袖,“宜主,你明知我不是那个意思。”

我不想知道他是什么意思,只知合德吴亚飞少将落选了,就要嫁给他,而我只能祈求自己被选中,找到自己的归宿。

我甩开他,又被他扯住,拉扯半响也没能走出半步。

“无方哥哥,你不要拦着姐姐,娘亲说了,只需能进公主府,就有时机见皇帝,见了皇帝,就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,一家人也能跟着过上好日子。”合德也替我劝他。

我瞪着冯无方,“听见没有?你拉着我也没用,此次应征,我志在必得,除非你有本事跟进公主府。”

冯无方怔了一下,我趁机甩开他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阿阳公主一见我的细腰,已然眼前一亮,待我展现了一番舞姿,更让她惊为天人,“我还从未见过如此轻盈窈窕的女子,留下她,我要让她成为大汉榜首舞姬。”

管家将一锭银子放在我手中,“拿去,打发你的家人回家吧。”

我蓦然回首,才知道冯无方究竟跟了来,正牵着马在门外守候。

我鼻子一酸,走了曩昔,将那锭银子递给合德,“姐姐不能跟你一同回家了,这银子拿回去,藏着将来置陪嫁品吧!”

“你真的决议留下来?”冯无方再次问我。

我点允许。

冯无方再没说话,带着合德走了。我望着他俩渐行渐远的背影,逐渐红了眼圈儿。

4

娘亲公然高瞻远贾延安案子行将发布瞩。

我因自小节食,身轻如燕,遭到分外优待。阿阳公主特别为我赐名飞燕,并指派了技艺最为精深的舞师,专门教我一人。

师父榜首次见我,也是惊异不已,问我这腰是怎样弄的。我掀起衣角给她看我的束腰,师父问我:“是谁教你这样做的?”

“我娘亲。”我骄傲一笑。

师父眉头紧蹙,神色逐渐变得凝重,“往后学舞,我会待你严厉一些,你不要怕苦,你我有缘成为师徒,我定会尽心竭力助你高人一等。”

“娘亲说过,吃得苦中苦,方为人上人,徒儿不怕苦,就怕不成材,还请师父严加管束!”我必恭必敬奉上拜师茶。

师父垂头吹散氤氲的热气,“你娘亲还真是教子有方。”

说娘亲,娘亲就到了,还带来了合德,“这姐妹俩同生同长,藕断丝连,姐姐入府,妹妹哭闹一夜,民妇万不得已,只能带她来探望一眼。”

师父扫了合德一眼,“这才一夜不见,便如此挂念,真是血浓于水。不过这姐妹俩一个楚腰纤细,一个余音绕梁,说是同一个娘亲生养的双生子,可真看不出来。”

“怪我,怪我,早年把心思都用在了姐姐身上,对妹妹多有松懈。现在姐姐攀上高枝,我也该对妹妹上点心了。”娘亲赔着笑脸解说。

师父眉头一挑,“你这当娘的可真是用心良苦。”

娘亲伸手摸摸我的脸颊,“谁让我一会儿生了俩呢,活该操心的命,手心手背都是肉,合德这孩子,虽然不像姐姐这般身姿轻盈,但却天然生成一副好嗓子……”

“好了,飞燕已然拜我为师,就要守我的规则,眼下该练功了。夫人和二姑娘请回府吧,还有,往后没有大事,不要再来找她。”师父一摆手,下了逐客令。

5

我千般不舍,也只能静静送走她们王婉霏车展露黑毛原图,回身投入吃苦的操练。要想为所欲为,必先高人一等,这个道理我懂。

师父确实苛刻,跳得欠好,非打即骂,我都接受下来。我认为我已满足刚强,谁知那天近邻一曲笙歌,却让我瞬间泪崩。

这首曲子,我太了解了。

六岁那年,娘亲曾带我去过一个当地,那里有许多美丽的女子正在跳舞,个个舞姿妙曼,尤其是中心那位,几乎就像风摆柳树一般,美不胜收。

我看得如痴如醉,回来今后,就趁合德午睡的时分,一个人悄然跑到溪边,学着她的姿态蠢笨起舞。

我本不愿让人知道我的隐秘,却偏偏被冯无方撞破。他讪笑我像根水草trollbeads,没有节奏,只知摇晃。

我被他侮辱得差点投河,他才话锋一转,“算了,看你这么喜爱,我就勉为其难,给你电动扫地车,古代后妃有多悲催?她10年没吃饱过还束腰,因为皇帝品味很乖僻,猫叫声作首曲子,陪你练练吧。”

冯无方为我作的,正是这首《归风送远曲》,又照着这首曲子,为我编了一套《归风送远操》,一有闲暇,就来为我配乐,陪我操练。

那时溪边有一块巨石,巨石顶端有一块盘子巨细的平面,刚好能容下我一对细巧的脚掌,我独爱在那上面翩然起舞,旋转跳动,吓得冯无方忘了吹笙。

惋惜这样的好光景并没有坚持太久,有一天他问我,这么辛苦练舞,是要跳给谁看,我说了娘亲带我去的那个当地,通知他我想去那里跳舞。

谁知他却忽然争吵,大发雷霆,骂我苟且偷安,不学好。

我气急之下,梗着脖子顶嘴他,“跳舞有何欠好?为何你能吹笙,我却不能学舞?”

他红着眼睛盯了我顷刻,忽然举起他的竹笙,狠狠摔在那块巨石上。

竹笙碎了,我的心也碎了。

从此我再也没在他面前越过舞,也再没听过他吹笙。

我做梦也没想到,多年今后,我会在这儿听到《归风送远曲》。

“这曲子如此动听,不知是谁吹的,跟我曩昔看看。”师父拉着我朝近邻走去。

近邻是乐工排练演奏的大厅,阿阳公主正安坐上位,一人在大厅中心席地而坐,手捧竹笙渐渐吹奏。

一曲终了,满屋沉寂。

师父带头叫了一声“好”,那人回过头来,我已泪如泉涌。公然是他,就算仅仅一个背影,我也不会看错。

可他的目光仅仅在我脸上一扫而过,好像与我从不曾相识。我不知他究竟要干什么,也只能咬紧嘴唇,假装被这曲子深深感动的姿态。

阿阳公主看着师父,“你来得正好,这位是新来的乐工,我方案叫他给飞燕作一首曲子,你来编舞,让她好生操练,待到重阳佳节,我要给皇帝一个惊喜。”

皇帝会不会惊喜我无从意料,但我却实实在在被阿阳公主的话惊呆。

冯无方要做乐工?冯家咱们大业,他又文武双全,居然要自降身价来做乐工?这人莫非疯了不成?说好的好男儿志在四方呢?

6

冯无方才华横溢,很快就作出了一首《双凤离鸾曲》。阿阳公主万分满足,师恋秋离父也为我编了新舞,投入到紧锣密鼓的排练中。

可冯无方好像将自己的魂灵注入了这首曲子,贵寓的乐工,会吹笙的大有人在,却无人能演绎出他那般动听心魄的神韵。

我的新舞,只能由他来配乐。

我总算有时机与他攀谈,劝他赶忙回去,别让合德悲伤。

“合德合德,你就知道合德,从小到大,你什么都要让着她,你把自己当什么了?”冯无方没好气地说。

我瞪大眼睛,“合德是我妹妹,我让着她,不是不移至理的吗?我把自己当成她姐姐,有错吗?”

“有!合德比你过得好多了,有吃有喝高枕无忧,何劳你挂念?却是你自己,从小到大被这一块破布死死捆绑,连顿饱饭都吃不上,还被你娘灌输了满脑子的虚荣想法,饿着肚子学跳舞,梦想飞上枝头变凤凰,你该不幸你自己才对!”冯无方慷慨激昂,大放厥词。

我气得浑身发抖,“你……我知道你喜爱合德,可也不用追到这儿来欺压我。高甲榜首丑我便是虚荣,便是要飞上枝头变凤凰。”

“我历来都不喜爱合德,我对她好,还不是为了挨近你?从小到大,我给你什么好东西,你都让给她,你莫非真不知道那是我对你的心意?”冯无方压低声响,牙齿咬得咯咯作响。

我惊惶得瞪大眼睛,“你……可娘亲说,合德早晚是要嫁到你们冯家的。”

“不要信你娘亲的话,她……”

“娘亲是最疼我的,我为何不信?你不要得了合德的芳心,又来招惹我,我没有合德那么单纯,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。冯无方,你最好离我远点。”

我越说越气样本户之家登录,举起他的竹笙摔在地上。

我认为他会争吵,拂袖而去,可他仅仅平静地捡起竹笙,淡淡说了一句:“休想,我已然追到这儿来,就没方案再脱离你。”

“你究竟要干电动扫地车,古代后妃有多悲催?她10年没吃饱过还束腰,因为皇帝品味很乖僻,猫叫声什么?”我差一点哭出来。

冯无方盯着我的眼睛,一字一顿说道:“找时机,带你走。”

“你才休想!我不会跟你走,你也不要拖我后腿,仍是安心电动扫地车,古代后妃有多悲催?她10年没吃饱过还束腰,因为皇帝品味很乖僻,猫叫声地回去迎娶合德吧。”我也盯着他的眼睛,一字一顿地说。

冯无方的目光暗淡下去,“你真的要把我让给合德?她现在需求的不是我,是你这个能带她入宫的姐姐!你不跟我走,她早晚会来找你。”

7

合德公然来了。一段日子不见,她瘦了许多,我差一点没认出来。

“传闻姐姐深得阿阳公主厚爱,我一人在家孤孤单单,姐姐能否也替我说说,让我来与姐姐作伴?”合德搂着我的臂膀撒娇。

我趁机问她:“你不在家好好绣嫁衣,等着做你的少奶奶,非要往这跑什么?”

“我才不要做什么少奶奶。我要和姐姐一同去给皇帝献舞,若讨得皇帝欢心,马马虎虎封个位分,都比冯家的少奶奶风景百倍。”合德一席话,吓得我张口结舌。

“可你一向想嫁给冯无方啊。”

“那时年少无知,认为冯家吃香喝辣,便是全国榜首。现在长大明理,方知天外有天,你我天然生成闭月羞花,岂能自甘平凡?”合德理直气壮。

我的心中就像打翻了五味瓶,“你真的不想嫁他?”

合德坚决地摇摇头,“不嫁。娘亲说了,人往高处走,水往低处流。”

“你娘还真是精明。”冯无方究竟按捺不住,从屏风后走了出来。

合德被他吓了一跳,“你怎样会在这儿?”

“你们女孩子一个个削尖了脑袋要往皇宫挤,我也想才智才智那长乐宫、椒房殿,究竟有何魅力?”冯无方淡定说道。

合德“唰”一下红了脸颊,“无方哥哥,对不住,我……我娘她……”

“不妨,我本也没方案娶你。”冯无方大手一挥,泰然自若。

我的心心跳一动,一个想法情不自禁,“合德,若是让你和我换换,你愿不愿意?”

“姐姐此话何意?”合德愣怔地看着我。

我带着合德去向阿阳公主求情,合德一瘦,灵动了不少,五官脸庞与我别无二致。

阿阳公主思忖顷刻,说:“已然来了,就留下吧,跟着学学,将来也好给飞燕伴个舞什么的。”

“是啊是啊,合德与我长得如出一辙,如果我不能跳了,合德还能代替我。”我连声赞同。

师父却兜头一盆冷水泼来,“你便是你,无可代替,除非你娘亲也舍得把她勒成这样。”

合德留下来了,跟我一同学舞。重阳节越来越近,我与冯无方的方案也已老练。

那天晚饭,我抢下合德手中的鸡腿,慎重劝诫她:“娘亲说了,吃得苦中苦,方为人上人,你要懂得抑制自己,才干坚持轻盈身形,取得入宫献舞的时机。”

合德满脸冤枉,“练功这么苦,我不多吃点,怎能熬得住?娘亲说了,苦谁也不能苦了我,亏什么也不能亏肚子。”

我心底忽然涌起一阵寒意。本来娘亲待我与合德,竟各有规范。难怪师父对娘亲那般冷酷,话中带刺,睿智如她,定是早就参透了其间玄机。

此时此时,我只能拼命安慰自己,不重要了,横竖我立刻就要脱离。

8

我要跟冯无方远走高飞。

已然他爱的是我,不是合德,我又何必持续冤枉自己?我从小就倾慕他,合德不嫁,我嫁。

那天夜里,合德睡着今后,我蹑手蹑脚走出房门,来到后花园,冯无方从墙顶抛下一根绳子,刚把我拎到半空,我的脚踝却被紧紧拽住。

我吓得魂不附体,垂头一看,是合德。

我小声乞求,让她铺开我,可她就像中了邪相同,无论怎样都不愿甩手。

我和冯无方的出逃方案,就这样毁在了我亲妹妹的手中。

合德说她都是为了我好,冯家无权无势,那点家业与皇家比起来不敌沧海一粟,不值得托付终身。

我说不想要什么荣华富贵,只想和冯无方相伴终身。

合德说:“但我想要。姐姐只需能把我带进宫,我就满足你们二人,不然我就将此事说出去。”

三伏的气候,我的后背阵阵发凉,本来我历来都不了解自己的妹妹。

那晚之后,合德与我好像又回到了幼年韶光,寸步不离,萧规曹随,就连夜里睡觉,也紧紧搂着我的臂膀,以防我逃跑。

我仍然起早贪黑地练功,冯无方也泰然自若地为我配乐,全部都在照常进行,只需我三人各怀心思,心照不宣。

各样折磨之中,重阳节总算到了,阿阳公主一手策划的好戏,也总算拉开帷幕。

9

那天皇帝应邀到公主家的小巧山庄登高望远,又乘兴泛舟湖上,饮酒作乐,眼看皇帝酒酣耳热之际,阿阳公主一招手,乐声四起。

冯无方手捧竹笙,吹起《双凤离鸾曲》。

我踏着乐声而出,款款走向船头,终究双脚踩上船尖。

皇帝惊叫一声,还当我要投湖。

我却在此时翩然起舞,举手投足,旋转翻飞,每动一下,就像要落水一般,看得皇帝胆战心惊,却又目不斜视。

若是不出意外,我本该在船尖一向跳下去,直到曲子完毕。

可谁知天有不测风云,我才跳到一半,湖面忽然刮起一阵劲风,我身子单薄,又宽袍大袖,被风一吹,竟朝着湖面飞去。

冯无方眼疾手快,一把扔了竹笙,扑过来捉住我的脚尖。

风停了,乐声还在持续,这时分停下来,无疑会搞砸全部。冯无方捉住时机,打开一双大手,将我托在手心。我心照不宣,脚尖一点,持续在他掌心起舞。

一曲终了,皇帝已然两眼发直。

阿阳公主问询他对这支舞可还满足,皇帝这才如梦方醒,“全国竟有这等娇小可人的女子,寡人真是如获至珍,赏!赏!通通有赏!”

当日皇帝回宫,就把我一行人都带了回去,合德天然也在其间。

皇帝将我安顿在关雎宫,当晚就刻不容缓地来陪我用膳。我一连为他跳了好几支舞,灌他喝了两壶酒,直至夜深人静,才吹熄灯烛。

关雎宫云雨正浓之际,一个黑影悄然溜出来,与树下一个黑影会和之后,朝着宫门的方向摸去。

长乐宫太大,两个黑影七拐八绕找不到出路,关雎宫却忽然响起一声咆哮:“来人!点灯!这不是寡人的爱妃!”

长乐宫瞬间灯火通明,照亮了荷塘边两个黑影。

其间一个黑影叮咛一声“照顾好自己”,便一头扎进水中。

剩余另一个单薄的黑影,站在那里呆若木鸡。

我与合德究竟是双生姐妹,心有灵犀。

我被皇帝的侍卫找届时,给出的托言是喝醉了,走丢了。合德在床上被皇帝点破时,则矢口不移是因为我出去小解,迟迟没有回来,她怕皇帝降罪于我,才硬着头皮代替我侍寝。

“模糊!飞燕长得细巧小巧,纤纤细腰缺乏一握,岂是你能假装的?别看你与她长得如出一辙,可在寡人眼中却相去千里,掌中起舞,这全国除了飞燕还能有谁?”皇帝一席话,说得合德面红耳赤,羞赧不已。

我赶忙跪地求情,“皇上息怒,妹妹与臣妾同生同长,相亲相爱,她本是护我心切,绝无欺君之意,还请皇上恕她无罪。”

“已然是爱妃胞妹,藕断丝连,寡人天然不会亏负她,就同时封为婕妤,留在宫中与你彼此照顾吧。”皇帝倒真是给我体面。

合德喜从天降,连连谢恩,又端上酒樽为皇帝压惊,这一闹,就闹到了天亮。

我心里惦记着冯无方的死活,托言每天早上要练功,请皇帝派人去叫他,直到他安然无恙地出现在我眼前,我悬着的心落了底。

咱们俩的出逃方案,再次以失利告终。

10

皇帝究竟是皇帝,第二天就在我宫中加派了奴婢和侍卫,说是避免我再走丢。

夜里,皇帝又来我宫中,想与我共度良宵,可事有恰巧,我刚好来了月信,只能叫合德代我侍寝。

七天之后,皇帝再次兴味盎然来我寝殿,我的月信仍是未去。

皇帝叫了多位太医来为我评脉,都说是心境极度焦虑所造成的,皇帝疼爱万分,从此对我更是关怀备至。

可我的身子便是不争气,一个月之后,仍是不见好转,若不是有那些贵重的补药顶着,早就贫血而死。

皇帝本便是沈黎慕连城不甘寂寞之人,见我久病不愈,总算失掉了耐性,很少再来看我,合德天然也跟着失宠。

合德总算看出了门路,跑到我屋里一通乱翻,翻出了几瓶小药丸。

“你便是用这个糟蹋自己?你就不怕吃死自己?”合德把人都赶了出去,与我大吵大闹。

我甘愿一死,也不愿委身皇帝。

合德气得将那些药丸通通倒进脸盆,“你这样糟蹋自己,就算给你时机,你也没有力气逃出去。而你越是哄得皇帝高兴,才越能让他放松警戒。你这样闹下去,皇帝早晚对你失掉爱好,一道圣旨将你打入冷宫,你这辈子也休想走出去。”

合德苦口婆心,说得合情合理。

我停了药,身子逐渐好转,皇帝得知音讯,又开端跃跃欲试。

我一边与他唐塞了事,假称还要疗养些时日,一边与冯无方赶紧密议,乘机逃跑。

合德也被我二人的执着感动,设法帮我制作时机。她说皇帝正愁不知该怎样挨近我,不如我姐妹二人将皇帝请来灌醉,骗得皇帝的手谕。

我也想不到更好的法子,只能容许试试。露波论坛

谁知那晚酒过三巡,皇帝与合德面不改色,我却头昏眼花,逐渐失掉认识。

醒来时,我已堕入万劫不复的地步。

11

我被合德害了!她在酒中下毒,将我卖给了皇帝,以此讨取皇帝欢心。

冯无方说这不怪我,只怪他自己无能,最初没有决断带我走,才让我在合德的诡计傍边,越陷越深。

“合德是我妹妹,我本无心与她争宠,她为何要害我?”我仍是不敢相信。

冯无方定定地看着我,“不是你与她争宠,是她要借你的盛宠挨近皇帝。没有你,皇帝怎会正眼看她?我早说过不能信她,也不能信你娘亲,你底子不知道她们有多狠毒。”

“我娘与合德,究竟做了什么?”

冯无方踌躇良久,终是对我说出本相。

当年娘亲生下我与合德,当场溃散大哭,一是因为家境贫寒难以养活两个孩儿,二是因为不吉祥。

家园自古有种说法,“双生花,双生花,一株二艳,相爱相杀”。双生姐妹,便是一株双生花,一朵怒放,必定是以另一朵湮灭为价值。

稳婆说:“两个孩儿傍边,大的这个身子衰弱,怕活不长。”娘亲当即决议让我湮灭,交换合德的茁壮成长。

我没有看清娘亲的容貌,便被接生婆扔进小溪。冯无方一路跟在接生婆死后,把我抱起来,带回家,央求他母亲收养了我。

可娘亲得知音讯,跑上门去大闹,说她生的孩儿,她主掌存亡,冯家没资历悄然把我养活,若是克死了合德,谁来担任?

娘亲将我要了回去,又讹了冯家百两银子,说是给合德做补偿,若不给,还会将我丢掉。

冯家人心善,容许了娘亲的条件,以纹银百两,换我活下去的期望。

我的姓名赵宜主,都是冯无方取的。他期望我长大今后,能主掌自己的命运。

可虽然冯家给了银子,也经常给予接济,娘亲仍是确定我的存在让合德受了冤枉,因而处处苛待我,自小给我束腰,无非是为了让我再少吃一点,饿不死就好。

六岁那年娘亲带我去的那个当地,是青楼。娘亲本是要把我卖了的,但人家见我瘦骨嶙峋,怕病死在那里,没敢收,才使我逃过沦落风尘的命运。

“什么男人好细腰,什么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,那都是为了骗你少吃一口饭。可你偏偏那么傻,我给你什么,你都要留给合德。我不忍心通知你本相,只想等你长大,把你娶回家中,可谁知你又顽强,为了满足合德,非要进这公主府……”

冯无方越说越无力。

我只剩一脸麻痹,“你走吧,别再等我。此生欠你的,下辈子还电动扫地车,古代后妃有多悲催?她10年没吃饱过还束腰,因为皇帝品味很乖僻,猫叫声。”

“甭说傻话,我从溪畔把你抱回去的那一刻,就立誓要看护你一辈子。只需我活着,必定想办法带你出去。”

门开了,合德闯了进来,冷眼看着电动扫地车,古代后妃有多悲催?她10年没吃饱过还束腰,因为皇帝品味很乖僻,猫叫声冯无方,“皇帝昨晚与姐姐春宵一度,龙颜大悦,此时正拟旨晋封姐姐为昭仪,你还不死心吗?”

“赵合德,你加害姐姐,为何还如此淡定?”冯无方冷冷盯着她的眼睛。

合德冷冷一笑,“我加害姐姐?你才是她的拦路虎吧?你若真爱她,最初为何不带她走?若真爱她,又怎能看着她为了躲避侍寝,吞服毒药流血不止?”

冯无方神态一凛,回头看我。

他并不知道我私自服药,还认为我真是病了。

“冯无方,姐姐与皇帝现已生米煮老练饭,皇帝对她恩宠有加,而你什么都给不了她,就不要再横亘其间让她尴尬,不然闹到东窗事发,只能害她丢了性命。要多少钱你才干放过她,开价吧。”合德高高在上地说。

冯无方义愤填膺,“赵合德,你认为谁都像你相同,为了利益什么都可以出卖?”

12

冯无方拂袖而去,我心头一热,幸亏自己总算没爱错人。

我却万万没想到,那竟是我与冯无方终究一次碰头。

他那一走,一去不回。

合德说,他收了她黄金百镒,隐姓埋名,远走异乡了。

我不信,却又不知该向谁去求证,只能一边唐塞皇帝,一边培育自己的亲信,处处探问他的音讯。

我派出去的人去了他家,去了公主府,去了他从前说过要带我去的全部当地,都没谢孟伟家园办婚礼能找到他。

我不死心,他一日不回来,我就等他一日,一世不回来,我就等他一世。

我对皇帝不冷不热,皇帝却对我恩宠有加,痴迷不已。或许越是得不到的,才越珍ss燃脂排油瘦身胶囊贵。

合德借着皇帝对我的宠爱,与满宫妃嫔明争暗斗,斗败了皇后,斗败了各种妃嫔,却一直无法逾越我在皇帝心中的位置。

两年之后,冯无方仍然杳无音讯,我却因许皇后被废,被册为皇后,入主椒房殿,家中族亲都跟着鸡犬升天。

娘亲获封,春风得意,跑到椒房殿来,说是谢恩,实为邀功,倾诉自己当年为我束腰,费了多少心思,现在总算老天开眼,得了报答。

我沉默不语,娘亲又借题发挥地击打我,暗示我能登上皇后宝座,全赖合德扳倒许皇后,我应铭记合德大恩大德,让她与我等量齐观。

我当场赏了她一丈白绢,让她带给合德,“皇帝好细腰,我能有今天,全赖娘亲苦心培育,现在娘亲也该好好培育合德才是。”

娘亲脸色铁青,又不敢不受,抱着白绢讪讪地去了合德的寝宫。

传闻她在合德宫中破口大骂,骂我当了皇后就六亲不认,最初就不应心生悲悯,留下我这条贱命。

又说我再风景也是个短寿鬼,活不长的,我的全部,早晚都是合德的。

娘亲还给合德带来许多符咒之类的东西,说是用了就能捉住皇帝的心,真是有病乱投医。

我对她母女俩的所做所为一目了然,却嗤之以鼻。我恨不得皇帝离我远些,好让我有更多的时机寻觅冯无方。

我却没想到合德越来越张狂,居然给皇帝服食肉豆蔻,终究变成大祸,使皇帝猝死在合德的床上。

我替合德压下了此事,条件是七天之内找回冯无方,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。

13

期限终究一天,娘亲还在为合德求情,说冯无方当年走得急切,没有留下只言片语。时隔多年,他怕是早已在异乡隐姓埋名、娶妻生子,不愿被人找到。

现在皇帝去了,靠山倒了,偌大个长乐宫就剩我姐妹二人相依为命,就不要再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,同室操戈。

不要同室操戈?我摆摆手,叫人递上这几日她们母女俩向我投毒的全部依据,母女俩这才噤声。

我冷冷盯着合德,“冯无方对你,确实无关紧要?”

“他……他待我也有几分恩惠。”合德嗫嚅着说。

“滴水之恩,当涌泉相报,而你吃着冯家的救助长大成人,却以怨报德,一次次阻挠我与冯无方远走,将咱们当成你入宫争宠的东西。你为求荣宠,下药害我,又害得冯无方下落不明。我苦寻他十年无果,今天若不说出于仁杰本相,也只能有劳你去泉下为我找找了。”

我又招一招手,侍女再次鱼贯而入,递上白绫三尺、毒酒一杯、利刃一把,以及寿衣一套。

娘亲双腿一软,跪倒在我脚下,求我饶合德不死。合德也瘫坐在地,哭着说出冯无方的下落。

是我太蠢,这十年来,找遍了天南地北,却从未想曩昔我家中找找。我与冯无方,都轻视了娘亲与合德的狠毒。

当年合德惧怕冯无方带我私奔,拖累她失宠,所以收买了两名侍卫电动扫地车,古代后妃有多悲催?她10年没吃饱过还束腰,因为皇帝品味很乖僻,猫叫声,趁冯无方不备将他打晕,带出皇宫,送回了我家。

我家堂屋有一口菜窖,两名侍卫帮着娘亲将一块巨石投于菜窖,又用铁链将冯无方的四肢锁在其上。

两名侍卫做完这全部,遭到娘亲热心招待,却被双双灭口,尸身就掩埋在我家的菜园。

冯无方被带出菜窖时,已然不成人形,身体佝偻,面如土色,双目几近失明。

可我仍是要谢天谢地,至少我抱住的是个活人,而不是一把枯骨,活着就好,活着就有期望,总能一点点好起来。

冯无方的母亲因挂念儿子,一病不起,已放手人寰。父亲见他这副姿态,痛不欲生,懊悔不已。

他不是没有听到过我家偶然传出的怪声,但他怎样都想不到这是他儿子的呼救声。

他无论怎样都不敢幻想,这个受尽冯家的恩惠的女性,会决然软禁他的儿子。

我要带冯无方回宫,亲身照顾。他父亲死活不愿赞同,说未央宫、椒房殿历来都不是养人之地,大汉建都数百年,没有谁能在那里有头有尾。

“无方要不是为跟随你,怎能去那是非之地,又怎会卷进后宫的凄风苦雨?”这位满头白发的白叟,在我面前痛哭流涕。

我紧紧抱着冯无方,不愿放手,“就因为是我害了他,我才要用终身去补偿。跟我在一同,是他终身夙愿,求大伯必定要满足。”

我二人正争执不下,冯无方却逐渐抬起变形的手臂,悄悄为我擦去脸上泪水。

我终是不能自制,将他的手放在我唇边,失声痛哭,“无方,你若还认得我,若还爱着我,你就说句话,往后余生,你还愿不愿意跟我在一同?你若说不出来,你就点允许,点允许就行……”

满屋子的人都屏住呼吸,看冯无方究竟是会允许,仍是摇头。

冯无方却悄悄翕动嘴唇,以弱小却又坚决的声响,渐渐吐出几个字:“在……一……起……”

世人无不动容,唯特偶锡膏唏嘘一片,合德却宣布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,双手捧首冲了出去。

她因目击冯无方生不如死的惨状,受了严峻影响,精神失常,没过多久便服毒自杀了。

我从前问过她,为什么没杀冯无方,她说:“我知道他是姐姐最在乎的人,杀了他,姐姐疼,我也疼!”(作品名:《椒房殿:姐妹花》,作者:风月青鸟。来自:每天读点故事APP,看更多精彩)

点击屏幕右上【重视】按钮,榜首时间向你引荐精彩后续故事。

热门
最新
推荐
标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