荷塘月色,兴,昨夜雨疏风骤-步步高代理消息,手机走进世界,全球移动行业分析

频道:最近大事件 日期: 浏览:159

崤底之战,赤眉军被光武帝刘秀手下的征西大将军冯异打败,损兵数万,屈服八万,剩余尚有残部十余万人,惶惶然有如漏网之鱼,往东南边的宜阳逃去,欲由此绕过洛阳,回来颍川一带活动。冯异率军在后紧追不舍。

与此同时,刘秀也早在这里布好了天罗地网,汉军各路主力吴汉、贾复、耿弇、盖延等部皆聚集宜阳(今河南省洛阳市西南),堵在赤眉的必经之路熊耳山(坐落宜阳以西,洛水以北)间,戈铤耀日,旗帜蔽天,盛兵迎候赤眉前来送死。

洛阳坐落全国之中,为东、西之间重要通道,宋代秦观尝言“洛阳守不如关中,战不如梁地,而不得洛阳,则关中、梁地无以为重。”刘秀定都洛阳,聚雄兵以待四面贼寇,这时便显出其高超之处了。

公然,赤眉见状叫苦连天、心境溃散,现在他们是前有阻截,后有追兵,内无粮草,外无救援,士气失落,筋疲力尽,除了屈服,哪里还有活路呢?

无法,他们只好派出他们皇帝刘盆子的哥哥刘恭作为使者,向刘秀乞降,言:“盆子将百万众降,陛下何故待之?”

刘秀心说事已至此,莫非你们还有讨价还价的地步吗?所以冷笑道:“待汝等以不死耳。”

这帮人盗掘了长安邻近的西汉皇陵,等于便是挖了刘秀的祖坟,并且烧杀掳掠、把关中弄得人间地狱一般,留他们一命已经是天大的恩惠了,还想咋地!而赤眉诸将见刘秀如此表态,心知这事儿欠好忽悠,只得乖乖就范。

建武三年正月十九日,刘盆子与樊崇、逢安、徐宣等赤眉将领三十余人,来到刘秀大营,肉袒谢罪,并献上了高祖斩蛇剑以及那块从秦始皇——刘邦——王莽——刘玄——刘盆子一路曲折,沾满了权利之血的传国玉玺。

然后,赤眉十余万众在宜阳城西缴械屈服。据史书记载,其时赤眉军上缴之武器,堆起来竟有熊耳山那么高。

交完武器后,赤眉战士们就无精打采地坐在山间,听候处置。

刘秀一声长叹,不管怎么说,这也是朕的子民啊,叮咛县厨,给他们吃顿饱饭,他们这一路应该饿了很多天了。

赤眉战士闻令,皆感泣流涕,山呼万岁。

这群脚印遍及半个我国,在血与火中轰轰烈烈浸泡了近十年的特别集体,现在总算完成了他们的历史使命,悲喜回身,作为普通百姓,开端走向沉寂与平平。当夜,洛水的夜色之中,两军战士都睡得又香又沉,似乎如释重负。

第二天一早,刘秀又大陈戎马于洛水之畔,以震撼赤眉诸将,使其不得重复。

诸将无言,到了这种时分,他们还能说什么,只能面如土色的傻傻看着,早年的野马失去了草原,现在变成了温柔的小猫。

刘秀稍感无趣,便将刘盆子小朋友叫到身边,吓唬他说:“当死不?”

小盆子垂首道:“罪当应死,犹幸上怜赦之耳。”

刘秀大笑:“儿亦大黠,宗室无蚩者。”意谓这小子大大的聪明也大大的奸刁,看来咱们刘氏宗室没有白痴。接着刘秀又回身问赤眉领袖樊崇等人:“得无悔降乎?卿等既已饱餐,仍可一战,朕便遣卿等归营勒兵,鸣鼓相攻,决其输赢,不欲强相服也。”

其实樊崇自食其力,转战东西,纵横全国,罕见败绩,他心中仍是有点不服的,但不服归不服,他吃饱了撑的也不敢再惹刘秀啊,何况他流散身世,没有文明,一时间也不知怎么应对。却是赤眉中的智囊、曾做过狱吏的丞相徐宣有点文明,当下连连叩头道:“臣等出长安东都门时便计议归命于圣上。然此等大事,稳妥起见,故不告众耳。今天得降,犹去虎口归慈母,诚欢诚喜,无所恨也。”竟然称自己脱离长安便是来寻觅安排的,现在总算回到了您这位慈祥老迈的怀有,我等漂泊的孤儿都十分欢欣,由于咱们回家了。

刘秀见徐宣如此会拍马屁,不由大笑道:“卿所谓铁中铮铮,庸中佼佼者也。”遂敛兵归营。更谕赤眉降将:“诸卿大为无道,所过皆夷灭老弱,溺社稷,污井灶,残酷已极,本应并诛。但朕念汝等尚有三善:攻破城邑,周遍全国,渣滓妻妇无所弃易,是一善也;立君能用宗室,是二善也;余贼立君,待至危殆,往往弑君持首,乞降邀功,独诸卿尚知大义,奉主来降,是三善也。朕所以网开三面,法外行仁,尔后总宜洗心革面,同享和平!”诸降将一齐跪下,山呼万岁。

后来,刘秀将赤眉诸将及其家眷安顿在洛阳,并各赐院子一处,良田二顷,让他们安享天年,遗忘往日的风云年月。

可是很可惜,樊崇、逢安二人最终仍是忍受不了孤寂,试图纠合旧部谋反。事发被诛。刘盆子和徐宣却是乖乖回乡当了良民,得以善终。仅仅刘盆子后来不可思议双目失明了,刘秀便在荥阳建了一个商场,以整个商场的店面租金供养刘盆子终身。从放牛娃被赤眉拥立为帝,现在又做个大族包租公,刘盆子只觉似乎做了一场大梦。

声明:该文观念仅代表作者自己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渠道,搜狐仅供给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热门
最新
推荐
标签